高校教师的学术水平评价标准

传统的教师评价指标总体上是教学与科研两个方面,但是,由于教学评价的难度相对更大,更因为教师的科研水平始终是评职称的关键指标,结果,对于教师业务水平的评价基本上就是以科研水平为标准了,而所谓科研水平总是以正式发表的论文的数量、发表的刊物级别、被引用的情况等为主要标志的,结果,教师的学术水平的内涵和外延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了。
     曾任美国卡内基教学促进基金会主席的E.L.波伊尔在1990年撰写的研究报告“学术水平反思?教授工作的重点领域”一文对此进行了反思。他说,“我们相信,超出‘教学和科研’这一老式的、已令人厌烦的讨论框架,给与‘学术水平’ 这一熟悉的、崇高的提法以更广阔的、内涵更丰富的解释的时候已经到来,这将使学术工作的全面内容合法化。学术水平是意味着参与基础研究,但一个学者的工作还意味着走出调研,寻求相互联系,在理论与实践之间建立桥梁,并把自己的知识有效地传授给学生。”
     在他看来,教授的工作可以认为有四个不同而又相互重叠的功能。这就是:发现的学术水平,综合的学术水平,运用的学术水平,教学的学术水平。
     发现的学术水平,也是科学研究的水平。“在学术界,最高的宗旨就是对知识本身的追求,就是探究的自由,并以专业的方式沿着自己的调研前进,而不管它导向何处。研究是高等教育的中心。发现的学术水平,不仅有助于知识的积累,而且有利于在学校中创造智力上的气氛。”发现的成果固然重要,但是发现的过程和氛围对于促进知识的进步有着更加重要的意义。正如普林斯顿大学前校长威廉.鲍恩所说,学术研究“反映了人类对未知的追求和寻求对未知的理解时的最急迫的、不可抑制的需求,它同提出新思想和自由,同以不断变化的眼光审视每一种观点的自由紧密相连。”发现的学术水平所以被高度重视,不仅推动了人类的科学进步和知识增进,而且,对于学者的学术见识、创作力的要求也是最高的。所以,“发现”往往被当作科研的同义语。
     综合的学术水平,是指学者应该对孤立的现象加以解释,正确地从整体上加以考察。综合,就是要建立各个学科之间的联系,把专门知识放到更大的背景中去考察。综合的学术水平同发现的学术水平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它首先要在某一学科领域覆盖到的边缘开始从事研究。传统的学科分类证明已有的局限性,压制了知识的新领域。综合的学术水平意味着鉴别和把自己或别人的研究综合到更大的智力模式中去。由于没有更广博知识的专门化有成为书呆子的危险,综合的学术水平就变得越来越重要。“发现”和“综合”的区别在于:发现是“要知道什么,还有什么需要发现?”综合是“这些发现意味着什么?能否对所发现的东西以超出本专业范围的更综合的方式加以理解和解释?”这些问题要求人们具有分析、批判和鉴别的能力。随着现代科学发展从高度分化转向高度综合,单一学科难以解释和解决属于该领域的问题,综合的学术水平就显得格外重要和必要了。一般说来,教师的成长,恰恰体现出从一个学科领域的核心地带逐渐拓展到与相关学科的交叉研究,形成边缘学科的创新和开拓,进而发展运用多学科的理论和方法去研究本来属于某一学科领域的命题,乃至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学科单独研究的对象。综合的目的和效果到底是为了发现,还是应用于教学,不能一概而论,一般说来,前者比后者的创新价值更高,但是,后者在开拓学生视野、启发学生思考的作用也不可小视。
     应用的学术知识,是知识的运用、向参与发展。其典型的话语是:“知识如何能及时地应用于实际问题?”“知识如何才能有益于个人和团体?”知识应用的主要形式就是社会服务。当今世界面临着大量的只有学术界才能提供技能和远见卓识加以解决的难题。一般说来,人们的文化程度与其社会参与的意识和能力成正相关,所以,高校教师主动关注、干预社会生活的意识比较明显,因此,有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背景的教授经常性的参与公共言论,被誉为“公共知识分子”。但是,这里应当将教师的公民活动与学术上的社会服务区别开来。要把服务看成学术活动,就必须将服务同一个人的知识的专门领域直接联系起来,与自己的专业性活动联系起来或直接来自于自己的专业性活动。因此,这种服务是严肃的、需要的,要求具有传统上与研究活动相联系的激情、活力和责任心。因此,超越了自己所熟悉的学术领域,即使有着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他所参与的社会公共事务,谈不上知识的应用,不能当作学术水平评价的内容了。
     教学的学术水平,“教授的工作只有得到他人的理解才算有结果”。亚里斯多德就说过,“教学是最高的理解形式。”教学作为一门学术性事业,是从自己所懂得的东西开始的。教学过程,实际上是教师掌握相关教学内容,运用各种教学手段,使学生获得知识、能力和人格等方面的进步。教学的学术水平,主要体现在所要教的知识、技能和手段的形成、掌握、使用和发挥。教学是一个能动的过程,需要各种类推、比喻和形象来建立起学生学习和教师理解之间的桥梁。优秀教师的教学活动,总是创造一种求知的共同基础,总是培养学生积极而不是消极的学习态度,鼓励学生进行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使他们获得大学生活结束后能够鼓励继续学习的能力。最好的教学不仅传授知识,同时也改造和扩展知识。通过阅读,通过课堂讨论,也通过学生的评论和提出的问题,教授自身也将被推向新的创造性的方向。教学水平所以应当被当作重要甚至最根本的学术水平,是由教师职业性质所确定的,不承担教学任务的教师,不能胜任教学的教师,都不能被称为教师的。
     上述四种学术水平,在具体的教师身上,四者并非是平均分配的,教师之间,也不是完全一致的。这就形成教师的不同类型。在专业、院系、学校的层面上,也就形成了一些应用学科和基础学科、传统学科和新兴学科乃至研究性、综合性高校的区别。目前带有倾向性的问题是重视科研而忽视教学,其结果之一就是教学质量的滑坡。当然,解决这一问题并非一日之功。不过,从多个角度客观评价教师的学术水平,注重教学的学术水平的提高,对于转变重科研轻教学的观念,改进教学质量,是有实际意义的。